一名教员眼中的“变”与“不变”

文章正文
2020-01-08 06:23

一名教员眼中的“变”与“不变”

清晨,闹钟响起时,第79集团军某旅教导大队教研室主任薛宏昌已洗漱完毕,穿好体能训练服,推开门开始了一天的晨跑。

每天比起床号提前一刻钟起床,这是薛宏昌坚持多年的习惯。奔跑中,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,想着自己熟悉的岗位,他又想起了很多战友对他的羡慕。

在这次国防和军队改革中,很多人所在的单位编制变了、番号变了、营区移防了,不少人因此换了全新环境、走上了全新战位,有的人还被列为编外干部,他们的未来充满了未知和挑战。

“真羡慕你,啥都没变!”的确,改革中,薛宏昌所在的单位成建制保留,营区还是那个营区,他本人更是“没啥变化”:从教导大队训练处参谋、军官二队副队长兼教员,到被任命为新组建教研室教员、主任,在教导大队一干就是7年。

在外人眼中,薛宏昌这7年可谓是“风平浪静”。可他自己知道,在看似不变的工作生活节奏里,他和全军所有教导队的教员一样,悄然之中迎来了全新变化——

首当其冲的,是教导队的职能拓展了。过去,教导队培训的对象是清一色的预提班长,每年完成5个月预提班长培训和临时轮训任务后,教导队便没有了更多的任务。

如今不一样了。调整改革后,新的训练内容不断增加,对教导队教学培训的需求越来越大,“需求侧”的压力传导给“供给侧”。现在,他们不仅要培训预提班长,更担负了培训预任参谋、基层主官等任务。

“忙,忙得脚打后脑勺!”前不久,薛宏昌遇见老战友,他脱口说出了最直观的感受。职能的拓展,带来了工作转换的频繁、工作节奏的加快。他告诉战友,如今的教导队,许多培训任务同时展开,年度任务压茬进行,大家经常是上了这堂课就直奔那堂课。

他特意留心统计:这一年多来,几乎每一个教员每天的工作时间都超过了10个小时。就拿他自己来说,以前他经常利用教学之外的业余时间充电学习,如今工作节奏太快,他基本上只能利用晚上10点以后的时间看书了……

这样的变化还有很多。谈起这些,薛宏昌感慨不已:变与不变,既反映了他和他所在教导大队的工作变化,更折射了全军教导机构的一个时代变化。

(责编:陈羽、岳弘彬)

文章评论